[全国法制宣传日]南都电源总经理醉驾或被刑拘 事件发生一月余才披露

时间:2019-07-16 星期二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成人在线影院

■本报记者赵耘旎

7月14日晚间,南都电源投下一颗炸弹。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总经理朱保义因涉嫌醉酒驾驶,或将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然而,据《证券日报》记者调查发现,朱保义的醉驾行为实际发生于6月7日,却长达一个多月未履行相应信息披露义务。朱保义的醉驾违法行为是否受到相应处罚?期间其是否正常履职,是否对公司的日常经营造成影响?针对这些问题,记者致电了公司董事会秘书,并向证券部发送了采访提纲。

新晋总经理醉驾被抓后正常履职?

就职刚半年,南都电源的新晋总经理朱保义却因一场醉驾迎来“至暗时刻”。7月14日晚间,南都电源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董事、总经理朱保义的正式通知,朱保义因涉嫌醉酒驾驶,存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风险。

记者从相关法律人士处获悉,当前,司法实践中以血液中酒精含量80mg/100ml作为饮酒与醉酒的分界线。每100ml血液中,酒精含量达到20mg-79mg,属于饮酒驾驶;酒精含量达到80mg以上,属于醉酒驾车。对于酒驾行为,执法部门只进行行政处罚,不构成刑事犯罪;醉驾行为则构成刑事犯罪,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构成危险驾驶罪,处拘役,并处罚金。

记者从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官方网站了解到,朱保义的醉驾行为实际发生于6月7日晚22时许,距公告披露已一月有余。而南都电源董秘杨祖伟告诉记者,事件发生后这一个多月时间内,朱保义仍在公司正常履职。

公司证券部负责人进一步回复《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从朱保义处获悉,其酒驾行为发生于杭州西溪湿地公园内部,未造成交通事故,并于当时受到交管部门吊销驾照的处罚。对于记者关于“上市公司为何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是否属于信批违规”的提问,上述负责人表示,因朱保义为阜阳市人大代表,根据相关规定,杭州市公安局需提请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审议许可对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议案。2019年7月12日,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该事项。公司于2019年7月13日接到朱保义正式通知后,发布公告提示相关风险。

事件发生一月有余,期间上市公司竟然对公司总经理的醉驾违法行为毫不知情?或是总经理朱保义在吊销驾照,面临被刑拘的风险之下仍对上市公司有所隐瞒?

对此,京衡律师事务所翁佳琪律师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的公告来看,南都电源表述在2019年7月13日知悉上述消息,在2019年7月15日发布公告,信息披露时间基本满足了监管对信息披露时限的形式要求,至于朱保义是否存在故意拖延告知消息或南都电源知悉信息后未及时披露信息的,还是交由监管部门予以判断。

子公司经营或受波及

南都电源主要从事阀控密封电池、锂离子电池、为核心的系统化产品、解决方案及运营服务。

2015年,南都电源斥资3.16亿元购买了华铂科技51%的股权;此外,2017年,公司通过向朱保义以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支付14.7亿元,以现金方式支付4.9亿元的方式收购华铂科技剩余49%的股权。作为华铂科技的原实控人、董事、总经理,收购完成后,朱保义进入上市公司高管之列。

对于此次收购,朱保义也做出了业绩承诺,承诺华铂科技在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亿元、5.5亿元及7亿元。相关财务资料显示,华铂科技2017年、2018年度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08亿元和4.41亿元,合计8.49亿元,未达到对应年度累计承诺金额9.5亿元,累计实现承诺业绩金额的89.36%,未完成业绩承诺。

尽管业绩承诺未完成,对南都电源来说,这也称得上一笔赚钱的买卖。根据公司2018年显示,华铂科技已成为南都电源的重要利润来源。2018年度,上市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2.42亿元,其中华铂科技2018年归母净利润为5.48亿元。南都电源曾表示,2018年度,当期母公司经营利润为亏损,母公司的净利润主要来源于子公司利润分配。借助于华铂科技良好的业绩表示,2019年1月份,在南都电源前任总经理陈博因个人原因辞职后,朱保义接任总经理一职。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朱保义同时担任南都电源和华铂科技的董事、总经理一职,而伴随着朱保义未来可能“身陷囹圄”,是否会影响两家公司的日常经营及业绩表现,其存在的后续影响尚难估计。